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1/2)
我被迫海王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邬佟觉得这人说了基本等于没说。

  “那我回去了。”

  “我跟你一起回。”

  “你不是主办人吗, 这么快就走?”

  “你不在就没意思了。”纪永年说着,“而且我也付过钱了,我手下的人会帮我打理好的。”

  邬佟……

  啧,万恶的有钱人。

  他跟田良俊交换了联系方式, 说之后有空可以联系, 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宴会厅,再也没看身后的那帮子“同学”第二眼。

  纪永年自然是跟着邬佟的, 而见他要走, 有的人还想挽留他。

  “永年, 哎, 永年, 这么快就走了?不跟我们多喝两杯?”

  “这才来多久, 再晚一点走也不迟吧?难得这么多年没见,你说对吧?”

  甚至还有人对黄云妍挤眉弄眼的暗示她上前去跟纪永年说话,好让纪永年改变要离开的想法。

  黄云妍的脸上挂着礼貌的笑容, 不着声色的婉拒。

  开玩笑, 她已经看见结局了。

  邬佟都走了, 纪永年是不可能留下的。

  虽然气得要命,但这就是事实, 她这几年已经充分认识到了, 这些人还想让她上去丢脸?

  她撩了撩自己的头发,既然纪永年不在了,她留在这也是浪费时间, 思索着等会儿该用什么样的理由离开。

  ……本来是因为听说了纪永年会来所以她才来的,从结果上看……还是没有什么结果。

  黄云妍有时候都想着自己是不是有病,一直在一个男人身上浪费这么多的时间,可她既然都投入了这么多, 不拿点回报也不会善罢甘休。

  纪永年的确是个很优秀的男人没有错,可说白了,她只是想要纪永年身上的某样东西而已,与他这个人无关。

  纪永年脚步未停,只是伸手挥了挥表示告别。

  那几人不依不饶还要去追,直接就被秘书拦住了。

  秘书小姐踩着细细的高跟鞋,整个人显得非常的干练,她礼貌且得体的劝说着,心里却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她跟在纪永年身边有一段时间,一眼就能看出这群人心底的真实想法跟目的。好久没见过心里这么没有逼数的人了,才跟老板做过几年同窗就真以为相互之间的感情有多么好似的。

  还不快爬!!

  黄云妍还在跟人说着真真假假的话,身上的手机却响了。

  她对那人说了一声“失礼”,然后就走到一边去接,还没有开口,在听见手机那头说的话时,控制不住的瞪大了眼睛。

  “你说什么?!”

  她实在太过惊愕,音量也没有控制好。

  离她较近的人顿时望向了她,她慌忙调整脸上的表情,走到更加偏僻的角落,压低了声音“我什么都没做……我什么都没有做!!公司这是违约!!”

  “他们不能这样!我手里不是还有……全没了?!”

  “是谁?纪永年,是纪永年?!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电话那头的人转达了纪永年的话。

  ‘看你之前那么能折腾,应该挺累的,就别干了吧。’

  ‘趁我不在的时候欺负他,你现在可以先准备给自己找块地。’

  找块地埋了。

  黄云妍知道纪永年出国一趟回来,身份与高中时期已是天差地别,只是他的力量显然比她想象中的要强大得多,或许是纠缠多年纪永年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动作,她也没想到纪永年会真的对自己动手,还这么狠。

  如果就这么放任不管的话,那她就完了,这不是以她的力量能够撼动的,她还是太过天真。

  “我去找他,我在他身边,我现在就去找他!!”

  她说着,电话也来不及挂就放回了包里,想着纪永年应该还没走远就要冲上前去问个清楚。

  等在外头的助理看见她跑出来,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就见她跑到一半又痛苦的捂住了脸,踉跄的冲进了一旁的卫生间。

  助理怕她出事跟了进去,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黄云妍所在单间的门。

  “云妍,你还好……”

  “滚出去!!”

  助理一缩脖子,依言退了出去。

  黄云妍急促的喘着气,手指颤抖的摸出了身上补妆用的镜子,看向自己的脸。

  只见她的脸上竟是浮起了细细的黄色羽毛。

  镜子“啪”的一声摔在地上,她捂着嘴压下了自己的叫声。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么多年了,这具身体她明明已经……!!

  黄云妍忽地感觉到左肩有异动,像是有什么东西落在了上面,扭头一看,在看清那是什么之后就再也控制不住的失声尖叫。

  那是一条龙。

  一条仅有手指那么细的小龙,还是条金龙。

  她像是看见了什么克星或是天敌一样,吓得肝胆俱裂,再也顾不得其他,开了门拼命往外跑,摔倒了就手脚并用狼狈的爬。

  可是那大门仿佛一直都很远,外头也没有动静,助理没有听见她的叫声。

  那条小金龙消失了,像是从未出现过。

  灵力在以一种不同寻常的速度流失着,而她找不到原因,也没有办法制止,只能是跌坐在地上。

  黄云妍浑身颤抖,满眼都是绝望。

  她曾觊觎纪永年身上的东西,而对方的心都在邬佟身上,觉得只要邬佟不在了自己就能够找到机会。

  纪永年这么久都没有动手,让她升起了侥幸心理,可这会儿一下就让她认清了现实。

  真狠,真狠啊,邬佟是做了什么能让纪永年对他那么好,以至于让纪永年这样报复自己?

  今晚或者明天,可能就会有工作人员发现人前靓丽的当红小花不堪的死在了洗手间里,尸体却奇异的已经腐烂得一塌糊涂。

  或许会登上新闻,引起各种各样的舆论和猜测,而这也是她在大众眼中最后的停留。

  她完了。

  ……

  宴会厅里,在众人正沉浸在宴会氛围中时,麦克风的蜂鸣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至主舞台。

  秘书小姐一手拿着拿一个翻开的文件夹,另一只手则拿着话筒。

  “打扰各位,”她道,“我是纪总的秘书。”

  底下的众人面面相觑,望着她,也想不出纪永年的秘书这是打算做什么。

  秘书将这群人都扫了一圈,然后收回了视线,似乎是在查看这文件夹上记载着的信息。

  “很抱歉,不过我不会占用各位太多的时间,”她用着一种公事公办的语气,“只是纪总吩咐我,要我来交代一些事情。”

  “现在我手上有几份文件,请听我念到名字的人分别上来领取一下。”

  众人更是觉得匪夷所思,却又觉得这不是什么太正经的文件。

  若真是要紧文件肯定是在私下里给而不是在这种场合,这整得跟抽奖一样的,他们暗暗猜测起了文件里的内容到底是什么。

  第一个被念到名字的人还很高兴,他走上台后还跟底下的人打了个招呼,脸上笑嘻嘻的,露出的门牙还缺了半截。

  秘书脸上带着职业化的笑容,将文件递给了他。

  “建议您下去之后再打开来看。”

  那人嘴上说着“好的”,实际上却不以为然,一边往台下走一边打开那份文件看了起来,然后脸色大变,眼睛瞪大无比惊惶。

  “这、我……!这是真的??”他回头冲秘书大喊,想要过去问个清楚,却被一旁的保镖拉了下去。

  宴会厅的气氛忽地一滞,人们看着那人被拉走,还见他挣扎着,听见他一直在喊“不可能!这一定是假的!!有病吧?!他妈的纪永年他凭什么!?”

  “放开我!这不可能!!纪永年他……!”

  人被拉到了另外一个房间,声音听不见了。

  这样的,台上秘书手里拿着的必不会是什么中奖名单了。

  他们忽地慌张起来,往身后一看,发现宴会厅的门居然不知何时被关上了,装潢豪华让他们惊叹的厅堂竟成了牢笼。

  “等等!这是要做什么?”

  “为什么要把我们关起来?!”

  “是纪永年做的吗,他想要干什么?!”

  “请放心,等所有念到名字的人领取完文件,各位可以继续参加宴会,也可自行离开,只需要大家配合。”

  台上的秘书道。

  她念出第二个名字时,那个人满脸惊慌,见到上一个人的反应之后根本没有上台的打算。

  “我不要!我不拿!!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好的,”秘书竟然应了,将那份文件放到了一旁,“那便寄到这位先生家里去吧。”

  “什……!?”

  “或许是存在一些误解,”她翻开下一份,“如今并非需要征求你们的意见,这只是一份礼貌的通知而已。”

  “你们的确可以不拿,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说完也不管底下人心惶惶,她面不改色,念出了下一个名字。

  ……

  邬佟回去的路上倒是没有拒绝纪永年的接送。

  他仔细一想,自己回去的话还要掏路费,之前是被纪永年气傻了才不想让他送。

  坐豪车还舒服,有啥不好的。

  只是邬佟后悔得很快
为您推荐